“小產權房”高壓之下竟呈蔓延之勢

  ———目睹江蘇宿遷違建“小產權房”之怪狀
  □記者 吳永 南京報道
  近日,《經濟參考報》記者陸續接到江蘇宿遷多名讀者來信來電,反映該市“小產權房”問題較為嚴重,記者為此趕赴江蘇宿遷陳集鎮、蔡集鎮、倉集鎮、洋北鎮等多個鄉鎮調研發現,國家三令五申“不許建、不許賣”的“小產權房”不但沒有得到遏制,反而越禁越多、遍地開花,呈現蔓延之勢,而當地政府的默許和支持態度則令人驚訝。
  怪狀一“小產權房”遍地開花
  在宿遷市,《經濟參考報》記者驅車所到達的每一個鄉鎮都存在“小產權房”,情況最嚴重的鄉鎮根本找不到“大產權房”,所有在建房地產項目均為“小產權房”。
  “小產權房”,顧名思義,就是指在集體土地上進行房地產開發,未繳納土地出讓金等各種稅費,不具有房管部門頒發的合法有效的產權證。按照現行法律法規,我國不允許在集體土地上進行房地產開發。
  在宿遷市陳集鎮,一塊矗立在路邊的大牌子十分惹眼,上面寫著:陳集·南苑名城安置小區位於洋青路東側,項目占地179畝,總投資2億元,總面積約18萬平方米,規劃建設49幢5+1多層住宅和18幢沿街兩層商業用房。記者註意到,這塊地被圍牆圍了起來,已經建起了十幾幢尚未封頂的房子,另有大量土地閑置著,圍牆上“一間好商鋪、世代搖錢樹”的銷售宣傳口號赫然在目,距離項目不遠的集鎮道路的道旗上也印著“鋪鋪臨街,財源滾滾”的口號。正在閑置土地上種植農作物的陳集居委會四組王姓村民告訴記者,這塊地以前是菜地和林地,是村裡的農用地。
  《經濟參考報》記者調查獲悉,南苑名城是“小產權房”,沒有產權證。記者在宿城區陳集鎮鎮區走訪發現,該鎮竟然沒有一家“大產權房”項目。該鎮徐元村不少老百姓反映,他們想到鎮上買“大產權房”,可是鎮里沒有沒法買。徐元村一組村民反映,組裡在洋青路路邊的一塊農田裡最近竟然蓋上了一排房子且對外出售,老百姓不知道是誰居然敢在農田上蓋房子。記者在現場看到,這排房子共有30多間,兩層高,一部分已經封頂,為了方便建設竟然填堵了洋青路西側的排水河道。村民們非常擔心今後如果發洪水怎麼辦。
  記者又驅車來到距離宿遷市區只有幾公里的蔡集鎮,70歲的村民孫守本告訴記者,朱李村七組有塊農田,被政府租去搞什麼工業,結果有人竟然在沿街的農田上建起了一排門面房,最近準備對外出售時遭到了老百姓的堅決反對。朱李村七組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村民告訴記者,這塊農田大概幾年前就被政府強制租用過去了,每畝每年租金大約900元,租期是10年,本來說搞工業現在蓋商品房我們肯定不同意。孫守本又帶著記者走訪了蔡集鎮朱李小區、張油坊小區、樊灣小區,這些小區有的已經建成多年,有的正在推進二期、三期建設,也有的只剩少數幾幢即將封頂的房子。這些小區里的房子都是所謂的安置房,均沒有房產證。孫守本告訴記者,他曾經就朱李小區違法占用農田事情向國土部門反映,結果村裡被罰了30萬元,但罰款過後照樣建設。一位知情人士證實了這一說法,但坦言執法部門也沒有辦法,因為當地黨委政府在支持。
  在宿遷市某鄉鎮搞正規大產權開發的一位房地產商告訴《經濟參考報》記者,最初鎮里也建議他們建“小產權房”,但是由於擔心後期被查處等多種因素還是決定走正規程序。而現在令他十分沮喪的是,全鎮除了他一家“大產權房”外,其他均是“小產權房”,而當初政府承諾的“五年之內不再新上‘小產權房’項目”,在鎮黨委書記換了三任後成為泡影,遍地開花的“小產權房”則對其產生了致命的衝擊“歷時四年多房子至今只賣掉一半,這個項目鐵定要虧了”,該房地產商苦不堪言。
  怪狀二:以安置名義“掛羊頭賣狗肉”
  在一個“小產權房”較為嚴重的鄉鎮,鎮黨委書記告訴《經濟參考報》記者,該鎮沒有“小產權房”,都是農民集中居住形式的安置房。而當記者在某縣國土局要求出示哪怕任意一個集中居住區的合法手續時,分管副局長卻表示,全縣沒有一家能規範操作的,大多只有政府文件。
  不久前,包括宿遷市在內的江蘇省進行了一次“小產權房”建設現狀摸底統計。知情人士透露,宿遷個別鄉鎮在給上級的彙報材料上赫然寫著“我鎮沒有小產權房”的字樣,而敢於背書的竟是鄉鎮的黨政主要負責人,但事實上這個鄉鎮上存在“小產權房”。採訪中,記者也遭遇了類似的奇怪現象。
  在一個“小產權房”較為嚴重的鄉鎮,鎮黨委書記告訴記者,該鎮沒有“小產權房”,都是農民集中居住形式的安置房。另一個鄉的副鄉長在面對記者要求提供兩個小產權項目的手續時稱,其中一個項目的材料都報上面去了鄉裡沒有,另一項目正在辦理相關土地手續。“材料不在鄉裡”顯然是在為農民集中居住區的不規範找藉口,因為如果真有各種手續,鄉裡理應有存檔且一切合法手續應張貼公示,而一個已經開工建設幾年的項目“正在辦理土地手續”明顯說不過去。
  業內人士指出,即便是建設康居示範村、農民集中居住區,也必須履行嚴格手續,獲得上級政府關於在該處建設農民集中居住區的文件、縣(市、區)發改局的立項批文、國土部門的建設用地批准書、建設規劃部門的建設項目選址意見書、建設用地規劃許可證和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等各種手續。而事實上,面對繁瑣的審批程序,一些地方政府往往不管有沒有手續就違法建設了,成為既成事實後也就無人管問了。記者在一個縣的國土局要求出示哪怕任意一個集中居住區的合法手續,但分管副局長面露難色地表示,全縣沒有一家能規範操作的,大多只有政府文件。
  此外,根據規定,集中居住區既不能建設在農用地性質的土地上,也不能對外銷售,嚴禁以集中居住區為名進行商品房開發。而在實際操作中,很多項目都存在或多或少占用農用地的現象,且基本上都對外銷售,實質上都是披著“集中居住區”外衣的名副其實的“小產權房”。記者所走訪過的所謂“集中居住區”、“康居示範區”,沒有一個項目敢拍著胸脯說沒有賣過。如蔡集鎮朱李村村民孫守本反映,朱李小區錶面上是安置小區實際上建在農田上,這塊農田當年還插有“基本農田”的牌子,建的房子部分竟然是別墅,一部分賣給了外村甚至外鄉鎮人,一部分本村人購買,但本應收回的老宅基地仍繼續占用,出現了“一戶多宅”的現象,違背了集約用地的初衷。即便是省里批准設立的集中居住點也存在手續不全、對外銷售等不規範問題。如蔡集鎮張油坊村是江蘇省批准的康居示範村、宿遷市首批新農村建設示範點,但記者註意到,2013年4月4日《宿遷晚報》刊登的一篇《開發商賣房子,承建方也賣房子這個安置小區房屋買賣有點亂》的文章顯示,蔡集鎮張油坊小區的開發商和承建方都在對外銷售房子。
  《經濟參考報》記者登陸宿遷市住建局網站,撰寫日期為2011年5月24日、來源為該局城鄉建設處的《關於我市農民集中居住區建設情況的調研報告》透露,通過對20餘個鄉鎮進行實地調研發現,宿遷市農民集中居住區少部分為商業開發,大部分沒有辦理土地手續。
  怪狀三:和國家督察組“躲貓貓”
  4月中下旬,《經濟參考報》記者在採訪中發現一個奇怪現象:絕大多數“小產權房”的建設現場都停工了,工地上的一些廣告宣傳牌也空空如也,有剛剛被撤去內容的跡象。4月29日,陳集鎮南苑名城安置項目一位知情人士告訴記者,已經停工十幾天了,大概明後天就可以復工了。
  這究竟是為什麼?一個項目的工地負責人告訴記者,大概在4月10日左右,開發商就接到了通知,說上面有檢查組要來,一律停工,鄉裡還用汽車大喇叭來回廣播要求停工。記者登陸國家土地督察南京局網站發現了這樣一條新聞:2014年4月9日、10日,國家土地督察南京局在江蘇省宿遷市、安徽省阜陽市、江西省撫州市分別召開土地例行督察啟動會議,正式啟動了2014年土地例行督察駐點督察工作,督察期為4月9日至4月30日。
  督察組在宿遷的日子里,《經濟參考報》記者走訪許多“小產權房”發現,有的售樓處關門上鎖,有的大白天拉上了窗帘。幾乎所有的售樓處售樓員在接待記者時說的第一句話都是“我們是安置房,不對外銷售”,而停放在售樓處門口的班車的車身廣告“引爆搶鋪狂潮”“風水寶地財務引擎”則泄露了“天機”。
  5月初,記者再次走訪宿遷市部分鄉鎮發現,情況果然又發生了變化:不少售樓處正常開門了,售樓員開始吆喝了,部分工地又開工建設了。
  耐人尋味的是,採訪中,面對是否有合法手續的問題時,大多數鄉鎮選擇了迴避。記者就瞭解到的“小產權房”情況試圖採訪陳集鎮領導時,鎮長表示“剛來3個多月,不瞭解情況”,宣傳委員也表示不瞭解情況。當記者要求讓瞭解情況的人解答時,他們又都支支吾吾,並讓記者跟區委宣傳部聯繫。記者聯繫蔡集鎮宣傳委員採訪,讓其提供轄區內三個“安置小區”的合法手續,但截至記者發稿時未有任何回覆。
(編輯:SN010)
創作者介紹

何韻詩

in35inpky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